王中军困局: 卖名画、抵别墅! 华谊半年亏3.8亿 称活着最重要

“我现在资金这么紧张的情况下,我一直在卖我的画。

我想告诉大家人什么时候都可以活得很高兴,我最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我拿了一些现金来解决自己的流动性问题。

也没有什么不好,我不觉得卖画丢人,很多朋友觉得你在收藏界那么有名气,怎么就开始卖画了? 我觉着没有什么丢人的。

”王中军“自夸”,曾在多年前用11万买下刘晓东的《求婚》,这幅画去年卖出了1000多万,达到100多倍的回报。

“不是谈回报,为了生活,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的收藏什么都可以卖掉。

”除了卖画,在筹措资金上,华谊兄弟使出浑身解数:王中军个人借款2.7亿元;向外界借钱,阿里影业7亿、浙江横店影视产权交易中心2600万元;质押华谊名下的海南3套别墅、公司股权、10家影院的票房收入,向7家银行授信累计共计34亿元;7月3日,抵押下属4家影院的放映设备,融资4000万元……2019年1月至今,华谊兄弟还9次发布关于股东质押及解押的公告。

截至8月29日,王中军未解押股权质押数量5.7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64%,占其持有的股份数量91.65%。

中报显示,华谊兄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2.05亿元,主要是因为支付影片分账款及影片投资款所致。

重资产之路太烧钱就在8月29日,建业集团与华谊兄弟合作建设的、华谊兄弟旗下第四个实景娱乐项目——总投资约45亿元的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小镇,在郑州举行了产品发布会,将于9月22日开园试运营。

该项目在2015年10月开工,而河南当地媒体也在2017年报道,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小镇一期确保在2017年年底前建成投入运营。

而实际竣工时间晚了近两年。

郑州这家电影小镇也是华谊兄弟并不顺利的“去电影化”转型的缩影。

2019上半年财报显示,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板块营业收入2918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79.43%。

财报解释,受市场环境的影响,各项目推进进度存在时间性差异,导致收款进度在各期之间有所差异。

华谊兄弟2009年上市后,王中军向公司高层表态,主推华谊兄弟“去电影化”,布局实景娱乐项目,由“轻资产”走向重资产“之路。

据报道,华谊兄弟实景娱乐全国投资共20个项目,累计投资上百亿元。

但华谊兄弟的电影IP,能否支撑其电影小镇吸引客流、实现盈利,还有待市场检验。

以苏州华谊兄弟电影世界为例,作为对标迪士尼乐园的重点项目,总投资近35亿元,汇集《狄仁杰》系列、《太极》系列等华谊电影IP。

然而2019年1-6月,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净利润亏损7259万元。

而华谊兄弟与冯小刚共同打造的海南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半年内净利润亏损也将近7000万元。

华谊兄弟实景娱乐业务耗费投资,但营收贡献却很小。

上半年华谊兄弟的三大业务板块中,影视娱乐、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分别占营业收入的95.29%、2.71%、1.64%,影视板块一家独大,而其他两大重点投入的业务还尚未发挥明显效用。

今年5月,五年来长期负责华谊兄弟旗下实景娱乐业务的高管秦开宇,向华谊兄弟递交了书面辞职报告,称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其担任的公司副总经理之职。

随后,王中军接手了实景业务。

至今,华谊兄弟旗下的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项目,仅有海口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苏州华谊兄弟电影世界、长沙华谊兄弟电影小镇开业。

8月15日,华谊兄弟宣布,其控股子公司华谊创星自2019年8月16日起在新三板终止挂牌。

华谊创星主要涉及华谊兄弟互联网娱乐业务,负责华谊兄弟传媒集团各条业务线的新媒体领域的IP管理、粉丝经济生态搭建、新媒体营销矩阵经营、网生IP原创及泛娱乐人才库储备等工作。

而华谊的第三大业务板块互联网娱乐业务1至6月营业收入1764.83万元,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45.66%。

中报给出的解释是,“报告期内,为进一步提高经营效率、降低运营成本,经审慎考虑,华谊创星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申请股票终止挂牌,在整合期内业务推进受到阶段性影响。

”在8月18号的论坛上,王中军坦言,“活过”未来十年是当务之急:“前些年利润营业额高速提高发展,今天想的是能不能够有现金流、活着,这是我这两年思考的华谊兄弟的命运。

王中军困局: 卖名画、抵别墅! 华谊半年亏3.8亿 称活着最重要

“从2019年开始,我会参与公司所有的电影项目,从孵化开发到宣发落地,全面强化对电影业务的管控,拥有一票否决权。

”“自2019年开始,自己将会正式回到电影公司的绿灯委员会。

”2018年的华谊兄弟亏损近11亿,在今年年初的股东会上,华谊兄弟创始人王中军宣布自己重回一线。

8月29日晚间,华谊兄弟发布2019半年报。

2019年上半年营收10.77亿元,同比下滑49.26%;亏损3.79亿元,上年同期盈利2.77亿元,同比下降236.75%。

卖名画之举很无奈曾给予厚望的《八佰》与《小小的愿望》相继撤档,华谊兄弟上半年的主营业务——影视娱乐显得黯淡不少:影视娱乐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0.26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47.71%。

2019,华谊兄弟因优化电影业务缺席春节档,且未曾参与票房榜前十的影片中任何一部的制作;而自己发行的《灰猴》、《云南虫谷》和《把哥哥退货可以吗》三部电影,票房总计还不到2亿。

中报称,报告期内上映的影片整体票房不佳,且去年同期上映的《芳华》、《前任3:再见前任》票房表现突出,收入较上年同期相比存在较大程度的下滑。

目前,华谊兄弟计划于2019年上映的储备项目包括《小小的愿望》、《八佰》等4部电影,《古董局中局之掠宝清单》、《一身孤注掷温柔》等34部电视剧,和1档综艺节目。

5月31日,深交所向华谊兄弟下发年报问询函,质疑华谊兄弟可能存在短期偿债风险: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26.4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6.47亿元、短期应付债券7亿元,要求说明是否存在偿债风险。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